查看更多

四月兔

运动会好热好热好热

不愧是秋老虎。太阳滚烫。黑裤子红上衣,布料粘上石粉灰。温热空气。睫毛颤动。均匀很轻的呼吸。汽水瓶被吱呀旋开,仰头露出的脖颈线条白皙又脆弱。膝上厚书哗哗翻动,单薄的白纸黑字被日光炙烤得像油煎饼吱啦响,差点脱口而出一句老板加蛋加红肠。天高云淡。被松开的气球像浮在浅水的濒死鱼,被灰身白翅的鸟一口叼走。白栏杆上的锈泛着被烤焦的颜色。红到发灰的塑胶场。整齐划一的墨绿铁丝网将其切割成小块。林荫道上黄的绿的银杏树颇有情调。应季却无人问津的银杏果被碾烂成一地糜红。突然砰的一声震动。这一刻时间被狠狠放慢。喧嚣的场面被拉长成电影里的慢镜头。条条大路通罗马。又是谁在冲向终点。直到0219号和0318号一起撞线,少年间相视一笑的默契和轻轻碰拳。长腿白袜,运动鞋上的同款logo。坐在高朋满座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央,我几乎要确信这又是某种不可避免的命运,在发酵。

评论
热度(2)
©四月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