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四月兔

有点甜

黄明昊喜欢甜,他在吃虎皮蛋糕卷时,喜欢把草莓奶油都挖出来吃掉,最后只留下一个中心空空如也的蛋卷。或许是因为练习生的生活都太苦了,加上原本就年纪小。因此他更有足够的理由去喜欢甜甜的事物,尤其是糖。软溜溜的蚯蚓软糖,清甜的水果硬糖,口感极佳的爆浆软糖,可以咔嚓一下咬碎的牛奶球,草莓味樱桃味白桃夹心味,他无一不欢。他格外喜欢刺啦一下拆开玻璃纸,放入口之后味觉神经振奋到欢欣鼓舞的感觉。当然巧克力除外。大汗淋漓地跳完舞,他不喜欢满嘴都是巧克力这种厚重馥郁的甜腻弄得味觉跟着肉体一起疲惫不堪。


还有一个和他一样不喜欢巧克力的人,是朱正廷。所以当黄明昊把虎皮蛋糕卷中心的草莓奶油挖空时,姗姗来迟的朱正廷只得到一个中部空空的巧克力蛋卷。他气得对着连嘴角奶油还没擦净的黄明昊吹胡子瞪眼。


“刷牙!”朱正廷咬牙切齿地敲了他一个爆栗。


等黄明昊从洗漱间里出来,朱正廷已经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吃红丝绒了。他一边把蛋糕往嘴里送一边朝黄明昊扬扬自得地笑,鼻子都嘚瑟得快翘到天上了。


眼巴巴地瞅着朱正廷一口口吃,嘴唇逐渐被白的粉的乳酪慕斯和红曲粉染成两片翕合舒张的酡红花瓣,娇弱得让人多想采撷蹂躏一番。脑海里神经一根根断掉又被一道白亮电光重新连接,一个想法猛然跳上黄明昊脑海——


朱正廷的嘴唇会是什么味道的?会是甜味吗?一定是的。十七岁的少年认真地思考着。


真正贴上去的那瞬间,黄明昊才发现他这位亲爱的哥哥满足所有他对甜蜜的幻想与期盼。他的嘴唇裹着甜甜的糖衣,尝起来就像碳酸饮料吱吱冒着气泡的那种甜,甚至还掺杂了乳酪与柠檬的青涩,比滚烫仲夏二十七度的温柔晚风更让人微醺。胜过爆浆软糖和虎皮蛋糕千千万万倍,刹那间就俘获了黄明昊的脉搏心跳。甜味赋予黄明昊的意义,每一分都是朱正廷。


就这样卡的一声摁下暂停键,让这一刻永远定格吧,让时间定格在十七岁和二十三岁,定格在少年与少年青涩的拥抱亲吻,定格在红丝绒和草莓蛋糕卷的春天里。等到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我们就牵起对方的手。



评论(17)
热度(118)
©四月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