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四月兔

Only one

啪嗒、啪嗒。通往小礼堂的走廊空无一人,所有微不足道的细小声响都被无限放大,转身时衣服发出很响的摩擦声,像是谁在揉一张塑料纸。以往这条狭窄通道上是铺着一层薄薄的毛毛躁躁的劣质红毯,被无数迈着友好或不友好的步伐的人踩在脚下,俗的艳气且布满灰尘。

 

啪嗒、啪嗒。

 

可是今天似乎不一样。黄明昊甚至觉得自己一脚踩进一块红丝绒千层,冷冻奶油吞下他的腿,红曲粉淹没他的衣摆,脚下乳酪般的质感让他摇摇欲坠诚惶诚恐。呼气,吸气,心脏收缩,膨胀,鼓起膨大动脉,将他原本的路拦腰切断,铺出另一条泛着银光、暗流涌动的路,那里通往小礼堂那扇虚掩的门。

 

黄明昊停下了脚步。他甚至感觉到一门之隔的那头,也有一颗热切的心脏。明明是邂逅,它们却热泪盈眶地共鸣,犹如多年未见的老友,悲悲切切。


他推开门。 


昏暗的礼堂,潮湿的舞台,有人在舞蹈,仿佛在独自演绎舞台剧的独角戏。没有欧里庇得斯,没有莎士比亚,没有意想中的大悲大恸和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也没有苟延残喘的神明和充满希冀到让人落泪的空前白昼。只有熔金般的落日长河和纤细少年。那少年踩着节拍,回头垂眸,棱角分明的五官被残霞镀上一层金边,俊秀的脸孔暴露无遗。


他是在跳舞。黄明昊不懂舞种,只觉得有种欲断魂的凄绝美。朱正廷让他想起那丛樱树。它们每逢春日就满盈春意,开出一支支蜿蜒的粉白红,琼枝连理。但花苞并不美肥反而纤弱,实实在在的病态美人只能盛景一时。强有劲的春风颇有种吹散所有死魂灵的气力和意志,包括所有他眼里中看而无用的纸花。一吹便颤巍巍地抖擞出一阵花雨,樱瓣白得剔透。它似乎在吐露一曲悲哀泣歌,欲说还休,却无人问津。


世人皆说少年不谙世事懵懂无知,可一些滑稽言语和灵动眼神无声表露着这是少年才独有的一腔热诚。朱正廷亦是。他好不狡黠伶俐,翩翩舞步全精准地踩进黄明昊柔软心脏,使它惊慌失措地漏跳一拍。 


亦或是加速。 


咯噔,咯噔。 


舞台上的人停止了舞蹈,惊慌失措地朝着黄明昊的方向望去。心脏跳动太响了。黄明昊后悔着想,却也无可奈何。


那双眼睛在瞥见黄明昊时惊讶地睁大了,静谧深潭突然被砸进一颗石头,徐徐流淌的节奏被硬生生扼断,不可避免地涌起蜷缩褶皱,一圈又一圈。旋即又平和。


蓦地脸上有些发烧,耳颊两侧悄悄爬上两朵微醺红云。仿佛有人稀释了一大杯红酒哗啦啦倒进空气里,被黄明昊吸进嘴里,因子不断膨胀,发酵,甜美的酒味萦绕得他头昏脑胀。偏偏还是在这个彼此都陷入短暂沉默的尴尬时刻。 


他决定说点什么。 


“你好……你刚刚跳的那个舞挺好看的。” 


果不其然,朱正廷的眼睛像刚通上电的小灯泡,唰地猛然亮起来。


他像个眼睛亮晶晶的求表扬的小孩。和方才舞台上那个满脸人间不值得的悲痛欲绝的舞者截然不同。黄明昊觉得有点好笑,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整日在舞台上光芒万丈,受人追捧习惯了的,居然还会因为一点小赞赏就高兴得忘乎所以。


不过好可爱。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黄明昊。”黄明昊静静盯着朱正廷的眼睛,那双眼睛澄澈空明得仿佛初日留白的天空,好看到黄明昊能在心里记一辈子。


“黄明昊……”朱正廷蹙眉,小声默念,手指在手心里比划着,似乎真的在认真地记下这个名字。旋即绽开一个好看的笑容,“我叫朱 正 廷。”


朱。正。廷。黄明昊在心底里默默地念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


“黄明昊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学舞,各种各样的舞蹈。”朱正廷起身,仔细拍掉练功服上的灰尘,白色的素净绸子上有一个苍劲的“舞”字。 


“既然你喜欢,我就再跳另一段给你看吧。” 


他屈腿,跃起,那股仿佛要冲破磐石唤醒灵魂的力量便从纤细的身躯里喷薄而出。某种隐秘复杂的想法像罪恶的玫瑰在黄明昊心底生根,刺痛又绮丽。


一舞终了。黄明昊坐在底下用力地鼓掌,单调却热烈地回荡在空荡荡的礼堂中。少年细润的皮肤很快泛了红。朱正廷很快地下台,抓住他的手揉了揉,柔声说:“别拍了会痛的,不要紧,我感受的到。” 


我感受的到,你在向我鼓掌叫好,为我喝彩。即使语言动作不表现,但你的眼睛不说谎,那些赞美全一股脑儿跑出来啦。我受惊若宠我欢欣鼓舞,你可知我有多久没跳过这舞蹈?所以啊,谢谢你。



黄明昊感到心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软化了。柠檬汽水在玻璃瓶里咕嘟咕嘟冒气泡,气泡接连碎裂得很活跃,却比不上他此刻犹如掀起一场骤雨般纷乱的思绪。


女孩子的友谊通过分享一包瓜子就能展开,少年亦是。一场莽莽撞撞的邂逅,一阵真情实感的掌声,一个肯定的讯号,都在大声疾呼着为你而来,为你破碎。这就足矣让他们勾肩搭背好的不可分割。



黄明昊想问,为什么你这么高兴?不,我的意思是你这种程度的舞者明明应该是高高在上惯了,理所应当享受满堂掌声。而你却因为唯一的观众,唯一的掌声而满足。


回答是如此简单,轻轻巧巧掠过他心底,惊起沉绵火山,劈里啪啦吞吐出赤焰星火——


“不需要高朋满座的雷鸣掌声,台下有你就足够了。”




评论(9)
热度(47)
  1. 蛆与鹤四月兔 转载了此文字
©四月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