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四月兔

第一印象

01

 

 

“你对朱正廷/黄明昊的第一印象?”

 

 

这不是两人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朱正廷老老实实地回答,而这位上戏高材生还不满足于仅仅口述,还活灵活现地重现了当时某个13岁的小男孩是怎样亮着手掌鼓起眼睛扮成小猫,“哇——”地从门后冒出的模样。

 

 

就像一只还没达到目的就先把鱼惊跑了的幼猫。黄明昊撇撇嘴,那时候还是未成年的小孩子嘛,皮是皮了点,虽然现在也没成年。

 

 

黄明昊倒也真实回答了这个问题。当时他看见朱正廷就是这样一身装扮,身裹长款羽绒衣,栗色蘑菇头上戴着可爱的发饰,戴着一副圆框眼镜,从头到脚怎么看都是一身乖顺学生气。但精明的小孩却本能地竖起保护隐私的盔甲,他不愿使这次邂逅变得人尽皆知,私自隐藏了一大半没有在镜头前吐露,故意和哥哥们打起哈哈,直到工作人员翻开下一个题板。

 

 

骗得了外人骗不了朱正廷。一出备采室朱正廷就拉住了黄明昊,不明就里地问个不休,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没穿羽绒衣,而且我也没戴那个发饰Justin你怎么知道的……黄明昊在心里默默翻了个大白眼。众人皆以为他们只是再平凡不过的宿舍撞见,一个计划失败一个没有被吓到,甚至朱正廷也这么以为。可只有黄明昊自己心里清楚,这是他一直埋藏在心底里的秘密,他不想与任何人说。

 

 

02

 

 

13岁,他独自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远走南韩,不可思议之余还有狼狈落魄。黄明昊从小在四季温润如春的锦绣水乡生长,习惯性套上的几件单衣哪里抵挡的住异国的汹涌寒潮,身体先他一步对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作出反应。他的鼻音重了不少,声音也比平常暗哑一些。只得哆哆嗦嗦地裹紧了羽绒服,将柔软的围巾紧紧缠绕了三圈,捂得严严实实。他踩着落日低沉的暮光,在琳琅满目的街头走走停停。

 

 

路过身旁的鲫鱼饼摊,有个胖胖的大婶操着一口快而流利的韩语,穿透摊位的袅袅白气热情似火地招呼他。哎?黄明昊有些迷茫地看着她比划动作,犹犹豫豫地靠近,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出国前他是参加过韩语考试,可这次临上场,紧张不安的情绪不断发酵冒泡,各种问候语在他脑子里全都不翼而飞。

 

 

“你好。”

 

 

熟悉的发音猛然钻进他的耳朵。来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眉眼俊俏,正友善地看着他。他操着一口不甚熟练的韩语热情地和大婶寒暄,随后,他捧着两份热乎乎的鲫鱼饼,热情洋溢地塞给他一份。

 

 

“你是中国人吧?刚到韩国吗?”

 

 

“嗯。”黄明昊小心翼翼咬下一口饼子,糯软的红豆馅暖化了舌尖,心立刻快乐地飞了起来。他含糊不清地道谢,刚想把买饼的钱给他,却被那人制止了。

 

 

“你还是高中生吧?出国留学吗?”他轻拍黄明昊的肩膀,似乎深有感受地说,“刚来总是很辛苦的,要加油啊。”随即绽开一个温暖的笑容。是一个毫无防备,干净漂亮的笑,好看到黄明昊心里微微一动。等回过神来,那人早已挥手告别,他只来得及看到他的背影融进汹涌人潮。他坐在木头长椅上,摘掉遮了大半张脸的米色围巾,晃晃脑袋,才觉得那双眉目有些熟悉。

 

 

晚上,黄明昊趴在宿舍床上点开他464个关注,找啊找。最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个微博首页,是小僵尸的头像,他叫朱正廷,个人简介里注明,是乐华的练习生。

 

 

黄明昊当初关注朱正廷的微博,是被他过分好看的脸吸引,似乎还是个富二代,天天穿gucci。但他的微博总是寥寥内容,所以黄明昊点了关注后便很少再浏览,任凭他的主页淹没在464个关注之中。之所以对朱正廷存有印象,是因为他最近似乎变成了一个宠物博主,总是分享奇怪怪的生活片段。

 

 

“今天下班时捡到一只猫,它当时就蜷在宿舍楼前的草丛边。太可怜了[大哭]”

 

“它爪子好尖啊,把我的衣服都抓的翻出毛边了。[图片][图片]”

 

“为什么不吃鱼呢?猫难道不吃鱼吗?今天的饭也没动[大哭]。[图片]”

 

“今天它把桌子上剩的鲫鱼饼吃掉了,好神奇。原来它喜欢吃这个,总算安心了。[图片]我的猫和我一样似乎都更喜欢红豆馅的呢”

 

“今天下班的早,看见它在宿舍楼周围乱跑,也不知道小家伙怎么溜出来的[无奈]”

 

“它越来越喜欢出来玩了,我真担心它哪天跑掉或是被别人抱走[允悲]”

 

……

 

 

果然,看见什么都疼惜,为了照顾小动物还得来回辗转,内心柔软的傻子。黄明昊默默想着,图片一一保存,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刚才邂逅时,朱正廷那句“加油”。

 

 

加油。

 

 

朱正廷捏捏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衬衫,侧身走向练习室一旁的换衣间。他胡乱用毛巾擦了几下,从包里掏出备用的衣服。昏暗而狭小的空间里,他突然想起白天在鲫鱼饼摊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男孩,迷茫、举棋不定的样子像极了刚到韩国时的他,人生地不熟,一样的张皇无措。惹得他心口一阵发热,忍不住去向他伸出援手,即使他的韩语也不很顺溜。他对那孩子说的加油,不如说更是在对自己说的。当初他不顾导师的劝告来到南韩,才发现现实比他想的更残酷。比他努力的人大有人在,甚至还有人为了发光,不分昼夜拼了命地练。他也想当第一,所以他不能落下。

 

 

不知道猫有没有好好吃饭。他突然想到。不过,眼前得先扒完这段舞蹈。他叹了口气,加油。

他暗自默念。

 

 

黄明昊百无聊赖地挨个点进几个搞笑博主的首页收获快乐,直到看得困到眼皮打架。他刷新了一下微博,新弹出来的一条更新使他精神为之一振。

 

 

“它还是逃走了。今天为了扒舞回的晚,没想到开门就找不见它了。它没吃我给它买的红豆馅儿鲫鱼饼,大概是想留给我。可能它就是这样从它上一个主人那里逃出来的吧……或许流浪才是它的天性[心碎]”

 

 

这条微博显示为刚刚发布。

 

 

03

 

 

等到练习室里人都走净,朱正廷才小心翼翼地换上他的白色舞服。好久不穿了,他神情庄重地抚平褶皱,随着淙淙溪水般流淌的古典乐起舞。什么时候出腿,什么时候翻前桥,他都早已铭记于心。对舞蹈的热爱已经烙在他骨子里,在血髓里扎根,在他身上抽枝开花,吐露芳华。

 

 

即使感受到玻璃门后的目光,朱正廷也没有回头,他已经习惯了专于舞台。

 

 

 

“Justin这就是你的宿舍。啊,舍友是刚刚在练习室跳中国舞的正正。”

 

“啊,谢谢姐姐”

 

 

Staff走后,黄明昊掩住怦怦跳的心口,开始打量。屋子里有些凌乱,衣服堆占了大部分空间。桌上摆着一个相框,朱正廷和家人坐在一起在灿烂地笑。

 

在他逐渐习惯了韩国的生活,准备将那次偶遇稳妥搁放在记忆里时,很偶然地在明洞大街碰见一个星探,他热情地塞给黄明昊一份关于娱乐公司选拔新人的宣传单,纸上有乐华的logo明晃晃地对他微笑示意。

 

不知怎么,他神使鬼差地记住了宣传单上的地点时间,鼓起勇气参加了面试。直到最后公司通知他他通过了,他也只暗自惊叹命运太不可思议。不过,应该会见到他吧。黄明昊怀着渺茫的期待,跟在工作人员身后在公司里转悠。一点隐隐约约的古典乐引导着他在那扇玻璃门前站定。

 

 

那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时而凌空时而旋转,仿佛下一秒后背就要生出双翼冲破磐石的禁锢,决绝得仿佛要摒弃人间,却又像江南平和的细水,温软却柔韧,波澜不惊。那一刹那,黄明昊便确定了那个白色舞者的身份。

 

 

黄明昊掏出手机打发时间,翻开朱正廷的微博,暗暗数着朱正廷回来的时间。他还记得他吗?该怎么打招呼?他抚摸着衣服上被猫爪撕得翻开的毛边,一点一点揪着断掉的线头。

 

 

吱呀。门开了。不知是出自何心理,他下意识地做出了小猫样的姿势,奶凶奶凶,一如遇到陌生人便充满防备的猫。他能感受到来人摒得很平稳的呼吸,外面冰凉的空气扑到脸颊上,有红豆饼的香味袅袅飘来。

 

 

04

 

“Justin你对朱正廷第一印象是?”

 

是捧着红豆鲫鱼饼的过路人,是微博里的特别关注,是遥不可及的白色舞者。

是我的心心念念。

撞上朱正廷的第一眼,黄明昊就接收到丘比特发射出的的心动讯号。



————————


流浪猫之所以肯吃鲫鱼饼 是因为以前受过人类的伤害 担心食物有毒 朱正廷在猫面前吃过鲫鱼饼 所以猫才放下了防备 正如因为朱正廷向黄明昊伸出援手一样 他才敢放下防备的刺 去追随

评论(42)
热度(151)
©四月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