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四月兔

紧握

整理word发现以前舞的小片段 大概是泰国场的  当我打开文档我就知道今晚必定是个无眠之夜

以下正文

他那黑而密的睫毛在颤巍巍地抖,簌簌滚落出几颗晶亮泪珠,就这样沉默地暴露在镁光灯下,在空气中张皇失措。朱正廷哭了。我一仰头,只见我俩在南韩的视频图像在大屏幕上一闪而过。以前日子多难熬现在就有多辉煌,即使这句话过于鸡汤,但形容我和他实在是太贴切不过。蓦然旧时上心头来,我懂他的酸楚难言。

 

他紧闭着眼睛,努力控制着呼吸和眼泪。我看着他这副模样蓦地好心疼。朱正廷遇到事总是想忍,忍忍就熬过去了,熬过去就是胜利,就是进步。朱正廷大概一直抱持着这个傻里傻气的想法闷声不响地走了好多年。他在南韩是这样,在廊坊也是这样。大概他这就是他小时候学舞留下的经验。他身上练舞留下的大大小小的伤疤都在无言倾吐。

 

他本可以不这样的,我多想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大悲大恸,即使做个普通人也好,做个出色的舞蹈家,做他的舞团首席,巡演全世界去迎接属于他的鲜花和掌声雷鸣。这样做他自己多好,即使这样不会遇见我,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

 

 

身旁的队友被他这一举动吓愣了,木木地站着不知怎办才好。我在心里暗骂一声,第一个冲到舞台边缘拿了毛巾给他擦脸。他眼里那枚小月亮也在伤心地吞吐着气泡,颜色灰暗的不像话。朱正廷的眼妆有点花了,却更添几分迷乱风格的仪态。离他好近,我的呼吸突然有些絮乱,心跳澎湃不断攀升。

 

别哭了,我陪着你呢。我捂着耳麦,低低地向他悄声耳语。

回应我的是他无言紧握的手。

评论
热度(6)
©四月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