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四月兔

眼中人

奇妙的时光 真的很奇妙 我还是好喜澳洲爱情故事

————


有人相爱 有人夜里看海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来到海边,对我而言,不管国外国内,什么样的海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和谁一起来的区别。朱正廷指着那边不断冲刷着珍珠般泡沫的平坦海滩,振振有词地说我们上次是站在礁石上的。

 

 

现在澳洲是凌晨两点半,换做中国是早上六点半,在往常,这个时候我们得起床去各种各样的拍摄地点上妆,朱正廷永远是起床气最大的一个,总是睡得和小猪似的,队员们总是心照不宣地将叫朱正廷起床的差事留给我。可他一到晚上就精神得恨不得夜夜蹦迪。这次来澳洲,新鲜事物更加眼花缭乱。白天在镜头前我们总是要刻意疏离,于是,静谧夜晚便成为了我和他的秘密探险。我对此总是甘之如饴。

 

我们的别墅后有一片无人海滩,这里是绝佳的隐秘地点。他在前面撒了欢儿似的跑跑跳跳,我跟在他身后沿途拾起一路破碎月光,小心翼翼收在怀里拼凑成他的眉眼模样。朱正廷拍了我一巴掌之后开始跑远,站在不远处极其幼稚地喊我,要我追他玩猫捉老鼠的小孩子把戏。我鼓足了劲儿向他奔去,脚趾沾满粗砺沙粒也不减慢步伐,带着微微咸腥味的海风冲进鼻腔。我们几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仿佛这样就可以融为一体。

 

 

朱正廷在远处的白色沙滩上站住了,他的头顶上方悬着一轮孤月,他眼底也映着一个沉甸甸的满圆。一束通透月光地从他肩头倾泻,掉在地上被他的背影打碎。月朗星稀,丛生的高大树木在夜幕中随风簌簌颤抖。

 

我时常想,朱正廷的眸子里一定藏着什么。不然为什么总是有一个亮晶晶的小光点在他眼底游移招摇。

 

它会随着朱正廷的奔跑动作而震动。它好小的一颗,一定是很脆弱的吧,我好怕它一不小心就跌碎在沙滩上无人闻讯。朱正廷那双漂亮的眼睛眨啊眨,那枚铜元似的小光点也跟着蹦跶着,璀璨的很。我说不清它的颜色,带一点秋日落阳的淡黄,掺一抹云絮的柔软雪白,混一丝凌晨时分的黯淡。甚至它连形状也在不断改变,缺了又圆圆了又缺,有时还是不规则。

 

我终于想起来那枚光点像什么了,像月亮。

 

朱正廷好狡猾,不在沙滩上跑,反倒像鱼一样哧溜一下钻进了海,引导着我去寻找他的踪迹。月光很亮,熠熠闪光的海面涌起温柔波浪。仿佛几亿光年外的星体被横空劈碎,劈里啪啦坠落,融为了深海的一部分。

 

正在我对着那些晃眼海波发愣的时候,噗嗵一声,我看到朱正廷从水面破出。湿透的衬衫勾勒出他精致的肌理,青白色光从他水光潋滟的唇边溜走。那颗小月亮变得很圆,在他眼底很饱满地闪。

 

他慢慢靠近我,一步,两步。瞳孔里盛满一个颤巍巍的满圆,殷殷白光,一步三晃。

 

三步,两步,一步。终于,我与他只剩下半片睫毛翼的距离,呼吸絮乱,吐息温热,睫毛清扇,像极了羽毛瘙痒。

 

我迈进一步。终于,连那半片睫毛翼的距离也没有了,于是我抬眸对上他的眼睛。

 

咔嚓。

 

月亮碎掉了,他眼底只盈满我。

 


评论(4)
热度(24)
©四月兔 | Powered by LOFTER